名称 李商隐的心灵世界
索引号 I206.2/967
分类号 I206.2
I206.2(古代文学(-1840年))
I206(文学评论和研究)
I2(中国文学)
I(文学)
作者 董乃斌
出版社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2
ISBN 7-5325-1293-2
页数 304页 ; 21cm
价格 CNY5.00
标签 李商隐义山古典文学及研究学术文学樊南玉谿生董乃斌
简介
注解 本书运用传统文论并结合当代文艺理论和西方文艺批评方法研究李商隐,研究其成长为作家的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
作者简介

董乃斌,笔名郝冰、纪伟。男,1942生,江苏扬州人。中共党员。196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同年10月,到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工作,至1974年底,到西北大学(陕西西安),在中文系任教。1978年10月,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学习,1981年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硕士论文题目《李商隐研究》,导师吴世昌先生。同年10月,仍回文学研究所工作。先在古代文学研究室,1985年,任新学科研究室主任。1988年,任古代文学研究室主任。1992年晋升为研究员,同时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 1994--1998,任文学所副所长,兼任《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编委、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及李商隐研究会会长等。
著有中篇历史小说《波影珠》、《琴泉》、《菩萨弯》,人物传记《李商隐传》,研究著作《李商隐的心灵世界》、《中国古典小说的文体独立》、《文化紊流中的文学与文士》、《唐帝国的精神文明》等。

书籍简介

李商隐诗歌问世以后,与他同时代的诗人便给予了高度评价。自北宋以来,其诗的鉴赏批评者和注解笺释家代不乏人,而到清代形成了李商隐研究的繁盛局面,几乎形成了一种“玉豁诗学”。古代的玉豁诗学,大都重直观领悟而缺少逻辑分析,且受汉儒注经的影响,不无穿凿附会之嫌。“五四”运动以来,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和西方文艺思想的次第输入中国,在“玉豁诗学”领域出现了符合现代文化标准的长篇论述性的研究专著。近十余年相继问世的杨柳《李商隐评传》、吴调公《李商隐研究》、董乃斌《李商隐传》等,便是这类著作中有较大影响者。摆在我们面前的董乃斌的新著《李商隐的心灵世界》(1992年12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是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文艺思想,广泛地吸收西方文论和中国古代、现当代文论的精华,以宏观鸟瞰与微观探胜相结合,充满了文学史哲学的思辨色彩,全面、系统地论述玉谿诗和樊南文的一部佳作。
本书为上、下两编,凡十一章(上编三章,下编八章),每章下设若干节。上编概述作者对文学史和作家研究中一些理论问题的思考,从文学史学科和作家研究的关系讲起,先确定作家研究在文学史体系中的位置,然后说明作家研究的真正核心乃揭示其心灵世界,最后简论李商隐所处时代的文学、文化背景,使视线由散而聚地向李商隐汇集。下编从不同层面论述李商隐其人其诗,而目光所注则为诗人深邃微妙的心灵世界。其分析阐述是上编理论原则的具体化,而从篇幅上则构成本书的主干和重点。这种逻辑次序所表现出的研究思路,既避免了某些文学史和作家评论著作擅长具体的艺术赏析、评判,而缺少必要的理论概括和方法论指导的弊病,又没有导致个别作家作品的研究与文学史及作家研究理论的游离脱节。
《李商隐的心灵世界》区别于时下流行的某些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著作的最突出特点在于,着意建构文学史学科理论,展现出文学史研究的多种视角。作者在文学史是作家系列的认识基础上,强调将洞察作家不同于常人的生命存在方式作为研究重点,即通过剖析作家的精神宇宙、心灵世界以切近人的本质。作者抓住古代作家的身心矛盾及其统一的特定角度去审视创作主体、提出包括李商隐在内的许多古代作家,由于身之困厄、思之迷惘所刺激和推动,而在审美环境和创美过程中获得个人内心的超越与自由,也为社会提供出美的精神产品。作者还从剖析李商隐诗歌中“蝴蝶”语象系统出发,进而提出对更高层次的意境和风格的研究,阐明风格研究既指向作家个人,又指向他所属的文化。作者对阐释者的文化意识与心灵历程也颇为重视,将其看作与作家研究同等重要的文学作品实现史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本书将文学史研究系统为成若干子系统:从艺术文化起源发生和成长发展的角度来看文学史;从艺术思维与艺术表现交相刺激、相偕发育的角度来看文学史;文学史可以成为通过文学实践、通过文学风格形态的变迁,揭示人类艺术文化心理嬗变演进的历史;文学史又应当是读者接受方式、接受程度的演变史等等。上述内容,丰富了文学史学科理论,具有当代文学观念的方法论探索意义,为建构文学史哲学提供了新鲜经验。
《李商隐的心灵世界》在具体地评判李商隐诗歌的风格特征时,特别注意对微观文学现象的宏观哲思,揭示隐藏其中的深层意蕴。譬如论述玉谿诗的主观化特征,指出其体现了人类思维方式、心理状态和灵魂世界的自我解放和精神创造力,并将这种自我解放和精神创造力,置于现代遗传学、文化学、心理学的分析之中,描画出异化和克服异化的人类永无休止的运作轨迹。又如剖析玉谿诗的悲感特征,指出其源泉在于人类产生愿望的能力与实现愿望的能力之间的永不平衡性;同时强调诗人把握“悲之为美”、“ 悲易感人”的艺术规律的自觉性。作者对中晚唐与李商隐诗风不同的作家群体和受李商隐泽被的历代作家的简洁概括的描述,使本书益显学术上的厚度。而另一方面,作者从中国文学史上被转移到史学领域中的叙事能力开始重新回归文学的视角、审视已经彻底烂熟、变成一种具有规范意义的工艺和技术的抒情诗歌艺术,在新旧文学样式的更迭趋势中,找到了李商隐充当中国诗艺总结者的崇高地位。并将李商隐诗歌作为中国古代文学阴柔之美的代表、中国传统文化基本面貌的显像。这些又都增添了本书学术上的深度。读罢《李商隐的心灵世界》,便产生一种强烈的感受:它一反文学史研究中“一时代、二生平、三思想、四艺术”的僵化的批评模式,在已经上升到哲学层次的大文学史观的支配下,以对诗人心灵世界准确、细致、生动的透视吸引读者,作为文学史中作家系列研究的一种尝试,它为即将出现的该系列的百花园,吹来清新的风。
本书还善于旁征博引,对前人研究成果或改造、或驳难、或发指,显示出学者的批判意识和锐意进取精神。譬如修正了美国文论家阿布拉姆斯、刘若愚(华裔)的某些观点,强调作家与读者之间的双向联系。又如否定纪昀对《异俗二首》“选一代之诗则可删”的看法,认为其可与《行次西郊作一百韵》相辉映。再如借鉴钱钟书先生关于李商隐以骈文为诗的妙评,进一步论证说明了这一特点在形式上的根本标志是典故的大量运用。此外,作者的玉谿诗风格演变四期说(模拟期、愤激期、感伤期、颓废期),对樊南四大与散文的评析等,或自成一家之言、或开拓前人未引起足够重视的研究领域,均很有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