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拱桥--暨南大学学生门户 » 图书馆 » 社会生活与社会问题 » 情感與制度 : 魏晉時代的母子關係
名称 情感與制度 : 魏晉時代的母子關係
索引号 D691.91/20112
分类号 D691.91
D691.9(社会生活与社会问题)
D691(清、清以前政治)
D69(政治制度史)
D6(中国政治)
D(政治、法律)
作者 郑雅如鄭雅如
出版社 臺北 :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委員會, 民國90 [2001]
ISBN 957-02-9191-5
页数 250页 : 图 ; 21cm
价格
标签 魏晋南北朝历史女性魏晋南北朝史母子关系鄭雅如台湾魏晋时代的母子关系
简介
注解 封面丛书题名: 国立台湾大学文史丛刊 有书目 (第239-250页)
作者简介

鄭雅如,臺灣大學88學年度歷史學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其論文由李貞德教授指導。

书籍简介

傳統中國的父系家族一方面藉由體制規範刻意壓低母親的地位;另一方面,「強迫」女性必須生育,將養育子嗣的工作交給母親,並藉由史傳稱揚塑造理想的母親形象,利用女性的母職為父系家族的傳承服務。然而當女性在擔任父系制度母職的過程中,藉由褓抱提攜、推燥居溼、訓誨教導等母職實踐,建立起母與子的親密互動及權力關係,母子情感亦往往回頭挑戰父系制度對母職的控制。
魏晉時期的母子關係,在母子情感與父系制度之間有著微妙複雜的交融與對抗。母親為家族生育、教養子嗣,不僅將父系文化的價值觀念灌輸在兒子身上,同時也將自己的生命實踐寄託於兒子的功成名就。繼承家主的孝子為母伸情、兒子躋登貴位或成就大業,亦往往「母以子貴」,抬高了母親被壓抑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鬆動了父系制度對母子關係的控制。但是父親在家內的至尊地位並未動搖,當父命母出或父命兒子出繼,母子關係往往斷絕難續;而且孝子經常還必須援引父命為自己的違禮舉動證成,因為禮法公論推崇父命的權威,父命依然主宰著母子關係。誰可為子?誰可為母?只有能夠在父系文化的價值中被承認的母子關係,其母子情感才能被接受並獲得認同。東晉于氏據禮(理)抗爭的例子,揭露女性自身的母職經驗對女性的特殊意義,並可能引發對父系制度的根本挑戰。于氏的失敗,凸顯了女性困境的結構性因素,超逸出父系制度的女性經驗,父權社會往往「無心」也沒有「能力」去理解。母子關係對父系制度的挑戰,只能是架構內的修正。

书籍目录

第一章 緒論:從東晉于氏上表談起
第一節 楔子—于氏的故事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概念界定
第三節 研究回顧與檢討
第四節 章節安排
第二章 父系觀點下的母子人倫:以喪服制度為主的考察
第一節 喪服制度所表現的人倫關係
第二節 親生母子間的服喪規範分析
第三節 非親生母子的服喪規範分析
第三章 孝子觀點下的為母服喪
第一節 魏晉時期庶子為生母服喪的變革
第二節 魏晉時期子為出母服議
第三節 漢晉間與嫁母服相關的禮議
第四章 榮辱與共的母子關係
第一節 嫡庶之辨
第二節 母子一體
第三節 父命與貴嫡對母子人倫的影響
第五章 儒家文化下的母恩子孝
第一節 生我劬勞
第二節 賢母之教
第三節 母命難違
第四節 母子情長
第六章 結論
第一節 雙刃之劍—母職的力量
第二節 一個母親的觀點:養為己子
第三節 父系制度對母職的控制
參考書目